像是看到了江南烟雨朦胧
天丝丝凉,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打开了软件却又关掉
有时候累了,不想娱乐也不想工作
就只想躺着,想着眼前一片浩渺
天灰蒙蒙的,像今天一样,或许还飘着些小雨
手边或是一壶花茶,远远望去,没有高楼林立的都市,只是飘出缕缕炊烟,
刹那间便像是拥有了这山河美景,达了天人合一之境

转载自:pettera0637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还好,我很喜欢现在的我

#破镜不能重圆#
我崇尚和平,我厌恶争吵
我看见他们拿起了酒瓶
我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
很多时候我不明白
也罢
很多感情吧,出现了超越底线的隔阂
就算被缝缝补补了多次
终是有碎片在彼此间把伤口越扯越大,鲜血淋漓
不如痛快结束,错过总比折磨痛苦要好
愿我爱之人
不悲伤,断舍离,敢爱敢恨敢放手

我仿佛听见心中某一样东西倾塌
不是信仰,是我的某一个梦
可这个梦的碎片压在我的心上
我感觉不到疼痛,可我却想流泪
终是解脱,终是绝望
再也不见吧,这一场荒野之梦

向来知道人心易变,所以从来不敢轻易交出真心
所幸,也因此没有受过伤。
可我看着那些故事,那些你浅浅带过的一笔一划,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冷凝了起来。
何为温柔,该是你看遍世间冷暖,却依旧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不值得的就放弃吧,问心无愧就好。
不求理解,但求心安。

历史上这场战役从未被记载过
我一直都不知道是因为它无疾而终,还是因为它太过残忍血腥

我是少数几个从那场战役上活下来的
在我灵魂深处,最让我震撼的,最让我为之惊颤的,不是那尸横遍野,不是那血流成河,而是那些声音
什么声音?
那些被刀剑刺入的破体声,被战马踏过的爆裂声,被虫蚁布满的噬啃声
那些无可奈何的悲吟,痛不欲生的低吼,失去所爱的哀嚎
我听见草木枯萎,听见寒风萧瑟,听见血月泣血

在那场战役之后每一场梦魇之中,这些被岁月密封的声音都让我拼命挣扎着醒来,醒来以后,却又是满室凄清
我感到脸上一片冰凉
-啊,无人知我辛酸泪,无人晓我夜惊觉

“你要活下去,你要活下去,你一定要活下去,代替我们,好好地活下去”
是的,...

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些事物很久不去触碰,多年后哪怕你没有忘记,哪怕你除去了日积月累的污垢,可它终究已经破损了了,回不去了,一如我的长笛,哪怕当初我并非心甘情愿。
可当我想要再次为它花费心血的时候,总有反对的声音,于是我不得不放下,但心底却总有一个声音:等我过好眼前的不得不的时候,等我完全自由的时候,等我足够好的时候,我一定一定会拿起它。
很多很多人不相信承诺,包括我,可奇怪的是,我却坚定地相信自己的诺言,因为我心里有光,因为我知道最应该坚持的是什么,因为我执拗地相信着不变才能应对万变。

我要是不愿意,谁能勉强得了我;
可要是愿意,谁又能阻挡得了我。

谨此,或许五年,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终有一天,...

琉璃有千面,光影永相随。
这世界千变万化,惟愿真心永不变。

本就只深情,何必装薄情

当你觉得一个人不再是原来你所认识的模样
可能是TA变了
也有可能只是TA本来就是这样

我突然觉得缘分妙不可言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我不知道多少人为了取暖
而愿意将就在另一个人身边
可我却只愿意
用一生等待
用一生守候
那一个人
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生一世一双人
那便是我最想要的日子

有些人本就薄情,却装情深
于是多少岁月被蹉跎
而又些人本就深情,却装薄情
然后多少岁月在流逝

而我本就向死而生
“我在此地,在你眼前,你所找寻的人。”

“云想衣裳花想容”
自古帝王多薄情,
不如布衣到白首。
这本就亦真亦假,而我只是看了个故事
如果什么都想要那就什么都得不到
最真不过满怀真挚的默默情深
最假不过午夜梦回的无尽梦魇
“上至碧落下黄泉”

© Aria | Powered by LOFTER